欢迎参加铭洋移民“北美优才计划”8月27日的分享会-我们相聚北京


北美风情聚人心,
京城万豪传佳音,
专家讲座释疑惑,
优才分享彼岸临。

尊敬的先生女士:

您好!

我们诚挚邀请您参加于2017年8月27日在北京JW万豪酒店召开,由铭洋移民咨询有限公司主办 的《北美人才移民计划-暨2017铭洋客户答谢会》。除了答谢成功办理移民的老客户外,我们还会为您及您们的亲友解读北美最新的移民政策,包括美国EB1A、EB1C、加拿大特需人才省提名计划等。

14:00-14:30 活动签名
14:30-14:40 视频介绍
14:40-14:50 开场讲解
14:50-16:00 嘉宾讲解
16:00-16:40 抽奖活动
16:40-17:30 客户互动

 

进可攻退可守的加拿大移民之路

李先生就职于国内一家IT公司担任技术人员。2004年初,通过技术移民全
家移民加拿大。加拿大不仅风景如画,鸟语花香,还是世界上最高福利的国家
之一。作为一位新移民,李先生初来乍到就享受了一把高福利。清新的空气,
安全无害的食品,尤其是加拿大政府更是致力于对人的培养。像李先生这样国
内过来的新移民,语言自然成了最大的障碍。加拿大政策为新移民提供了各种
语言培训班,通过培训班,李先生渐渐融入了当地的生活。也对当地文化有了
更进一步的了解。
虽然已初步适应了加拿大新移民生活,但是怎样找到一份好工作仍是李先
生心中最大的困惑。新移民找工作本来就困难重重,加上语言文化上的差异,
投的简历大多都石沉大海,但中国人骨子里面的那种自强不息的精神让李先生
从来不言放弃。李先生在国内就从事IT技术工作,有着多年的计算机编程经验
和过硬的IT专业知识。金子永远都会闪光,无论乎地域国界。功夫不负有心人
,李先生几经挫折,终于应聘进入了一家多伦多的华人IT公司担任工程师一职
,并也得到了令人羡慕的薪资。

时间一晃,转眼四年过去了。李先生现在已经在加拿大立稳了脚跟,自己
的小家庭也经营的幸幸福福的,还迎来了可爱的宝宝,宝宝也入籍了加拿大
。2004年初,李先生所在的公司由于业务扩张,决定在上海设立办事处,鉴于
李先生平时工作表现非常突出,公司高层决定让他去上海担任CEO一职。虽说要
暂别加拿大,但李先生心中却是满满的温暖。如今的李先生是可谓“进可攻,
退可守”,既可以回到温暖的祖国怀抱感受中国今日的迅猛腾飞也可以享受着加
拿大国籍给他带来的丰厚的福利和可观的收入。事业家庭双丰收后,李先生感
慨的叹道:4年以前他移民加拿大是他人生中最正确的决定,正是这个选择让他
有了今天的一切。
铭洋法律移民事务所助您成功移民!

技术移民篇一

广州是中国最繁华最先进的城市之一,作为生土长的广州人江先生自然也是从小有着优越的生活环境,高中毕业后顺顺利利的上了当地一所不错的大学。选修机械专业。江先生从小热爱机械,很小的
时候就超喜欢玩变形金刚,到了大学每天也热衷于画些机械图纸,从来不会觉得厌倦。每次考试当别人都还是焦头烂额没有头绪的时候,江先生全都是全优通过。大学毕业以后,江先生成功的应聘进入一家澳大利亚的机械制造公司,作为一名机械工程师,时间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江先生也早已成为一名技术骨干,主要负责机械检验这块。江先生的太太是一名白衣天使,在广州一家医药里从事护士工作。他们两有个可爱的儿子,也已经上了小学。一家和和美美,过着简单且幸福的生活。眼看儿子快要小学毕业了。

江先生身边的一些朋友有些便陆陆续续将自己的子女送往国外留学。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都成了留学热门的国家。所以江先生他们也商量着是否以后要将儿子送往国外念书,但是国外毕竟是国外,虽然现在通信技术已经非常发达,随时随刻可以联系,但是毕竟是远隔千里,还是非常不舍。江太太很是担心儿子一旦出国今后可能就不会再回中国,他们也许几十年之后会成为空巢老人。没有孩子在身边,总不会幸福。有一天,江太太对江先生说,她还想再生个孩子,江太太一向很喜欢小孩,孩子给他们带来了无限的欢乐。每天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光。江先生也很赞同太太的想法,可是中国一胎的制度让他们的计划落空。于是,江先生想到了移民。如果移民了,他们所有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他们既可以呆着他们的宝贝儿子一起去国外生活,也不用担心以后孩子不在自己身边。也可以爱生几个生几个孩子。

待续。。。

移民故事

— -移民
我来加拿大五年了,当时办理了萨省紧缺职业技术移民过来的,由于国内工作
较忙,也没有遇到合适的女生,一直未婚,因此受到了来自社会和父母的各种
压力。便想换个生活环境,同时也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就移民来了加拿大。
如今回首看来,也正是那些苦恼最终成为我前进的机遇,让我拥有了目前还算
不错的生活。
我是出生在上海,从小学习可以说是优异的,大学考上了国家排名前5的重点大
学,专业是电力系统及自动化专业。毕业后便去了一家不大不小的企业从事了
本专业工作。工作几年以后,和本部门的同事混得极熟,查颜观色的本领提高
飞快,但是觉得工作实在是研磨青春,浪费生命,就决定辞职,去国外打拼一
下。呵呵,现在我的同学在上海的也都混得很好。这是个性不同了。
我的专业是电力系统及自动化专业,当时不懂事,自视颇高,到了加拿大我就
傻了:像我这种人企业根本不要,他们要的是有当地工作经验的人,我没有加
拿大本地工作经验,根本没人会提供培训的机会。眼看带来的钱慢慢要见底了
,这心里越来越急,难道这里还真没有我的用武之地了吗?
— -工作
三个月后,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让自己暂时满意的工作,但远远不是自己的专业
了。我这个人兴趣比较广泛,精力也充沛,大学里涉猎很多领域,想法也多,
文字功底还可以。正好有一个华人广告公司招策划文案,我觉得自己能行,结
果一试,公司面试者说我虽然没有做过,但是思路和功底还不错,再说毕业的
学校名声不错,就留下我了——现在我还是很感激那位前辈,后面的工作也证
明了他的眼光。月薪两千多,还好,生活问题暂时解决了。
上班后我对工作极其热忱,也非常努力,一两个月后我已经做过了3个Case,
客户和老板还有上司都比较满意。一是我一心想好好干个工作,二则是想报公
司识人用人之恩,我做事情时既不惜努力,又谦虚肯学,做人上路又大方,经
常请同事喝酒吃饭,他们也愿意帮我,所以很快上手成为部门的骨干。到现在
我还在劝年轻的朋友们,工作是应该用全身心来投入的,这项投入从理财的角
度说对任何人来说都不会亏本。呵呵,

有一天我去上班,那天早上下小雨,从住的地方要打车去公司那里,要车的人
多,根本打不到车。刚刚轮到我就要上车的时候,一个女孩子从路边冲过来,
头发已经淋得不像话了,拉开后门就要上车。我回头刚想出口请她下车,看看
她淋得那样,再说让一个女孩子出去我还说真不出来,她也好像也实在没办法
了,看着我脸红红的。我就对她笑了一下,退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我们又在同一个地方见面了。那天是晴天,大家都在等公交车,
她一见我就主动向我报以歉意的笑容,我指着快来的公交车笑着说:“你不会
把这辆车也抢走吧?”,她呵呵笑了,说:“今天就让给你了!”。
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三、结婚
她叫芸,老家是湖南的。她不仅有湘妹子的美丽温婉,也有湖南女子的泼辣和
善解人意。她那时也是刚到加拿大,在一家贸易公司工作。
我们迅速的认识,相知,然后热恋。也许热恋还在相知之前。我至今也有点不
明白,为什么会忽然爱的一塌糊涂。也许是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刚刚脱离了
生存的威胁,也许是我工作后一直嘻嘻哈哈惯了,忽然有个好女孩出现了,也
有了真实的感情我就缴械了。
我们因为住的近,下班后每天都在一起,芸说我第一次拥抱她时,她就离不开
我了,她说我的体味让她无比迷恋。热恋时我感觉我的精力无穷,每天陪我的
芸到夜里11点12点,灵感来了还去公司加班,那段时间工作效率也很高。朋友
们都说我的眼睛熠熠闪光。我们一天不见就如隔三秋。看着她的眼睛我会忘了
饥饿,有很多次我心里碰碰跳着回到住所时,忽然发现自己已经饿得受不了了
,呵呵。
有一次我去其他城市跟项目,因为晚了回不来,所以给她打电话说不回来了。
我们一晚上竟然通了50多个电话,不是她打过来就是我打过去。第二天一早我
一下车,居然在车站上发现了我的芸– -要知道那里打车也要1个小时的路,她
流着眼泪说一夜没睡,一早就来等我了。我们相拥而泣,幸福异常。
于是在众人的祝福下,我们结婚了,我们齐心协力在加拿大终于有了自己的一
个小家,有了彼此的牵挂,我祝愿所有身处异国他乡的朋友们一切安好!

漫漫北美维权路,亨先生的故事,希望在北美打工的你引以 为鉴 (下)

漫漫北美维权路,亨先生 的故事,希望在北美打工的你引以为鉴 (下)
上回说到,亨先生失去工作,申请工伤被拒,上诉再次被拒,右肩经过两次手术变成永久残疾。积蓄已空,生活
无着,屋漏偏逢连夜雨。
在周日的聚会上,亨先生再次遇到当初建议他申请工伤的那位华人律所的A律师
朋友。 A律师见亨先生形容枯槁,脸色灰败,连忙询问亨先生发生何事。亨先生由
于当初光想着请西人大律师,没有考虑华人小A律师,所以觉得没有脸面见A律
师,于是不好意思诉苦。最后在A律师再三询问下,才长叹一声,徐徐道来。A
律师一听,连忙询问各种详情,并立即驾车赶到亨先生家查看案件的所有文件材
料。经过一夜的研究和分析,A律师向亨先生郑重建议,继续上诉! 亨先生苦笑
着告诉A律师,没有律师再愿意代理他的案子,而且他也已经没有钱再聘请律师
继续上诉了。A律师看看面容消瘦的亨先生,又看看亨先生的妻儿期盼的目光,他
告诉亨先生他愿意代理这个案子,不成功不收费!亨先生涕泪俱下的紧紧握住了A
律师的手。
这正是:安湖湖水深千尺,不及同胞守助情,夜来相握寒灯下,始是金丹换骨
时。
长话短说,在A律师的鼓励和帮助下,亨先生决定进一步上诉。这次A律师帮助
亨先生将这个案子带到了安省职业安全及保险上诉仲裁庭(WORKPLACE SAFETY
AND INSURANCE APPEALS TRIBUNAL)。
经过考量,A律师这次决定从证据和证据规则上入手。但是,他并不建议亨先生
再继续提交除了伤病已经转为永久性残疾以外的任何新证据,同时他帮亨先生向
仲裁庭申请,要求开庭审理本案。
2015年春天,安省职业安全及保险上诉仲裁庭正式开庭审理亨先生的案件。这次
, 亨先生作为证人出庭质证。
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P. B. Shelley, British poet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 英国诗人:雪莱,P.B.
在A律师询问亨先生的过程中,他让亨先生详细的重复了2010年他受伤的过程,下
面是庭审中过程的节录:
庭审记录(节选)
 (在亨先生陈述完2010年受伤过程后,A律师继续直接询问(examination-in-
chief))
 A:亨先生,如果我没有听错,你刚才陈述说你是在抬起你的右臂抓住叉车旁的梯子把手,使劲爬上
叉车的一刹那,感到右肩疼痛,并随后跌落在地上的。
 H:是的。
 A:那么请问,你是如何跌落的呢?
 H:我是朝后倒下跌落叉车,右肩先着地,当时我的右肩就钻心的疼,根本无法移动,我就大声的喊
叫,然后经理及其他同事试图扶起我,我让他们不要碰我。
 A: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您,请问你需要登上的叉车的驾驶员座位离地面有多高?
 H:这是辆很大的叉车,驾驶员座位离地面大概有8-10 foot左右。
 A:好的,那么请问你当时伸手需要抓住的爬上驾驶员座位的扶手离地面大约多高?
 H:基本在同样的位置高度,也是8-10 foot左右。
 A:请法庭注意我们提交的证据12,是一辆叉车的照片。我现在请求法庭容许我出示该照片给亨先生
先生看。(法庭表示同意)
亨先生先生,请看这张照片。你能描述一下照片里面有什么吗?
 H:照片里面有一辆蓝色的XXX品牌的叉车。

 A:请问照片里面的叉车和你当时受伤时准备要操作的叉车有什么区别?
 H:除了我当时操作的印有饼干厂的Logo,其他看上去是一模一样的,也是一个品牌的
 A:请您帮忙在照片上指出来,您是从这个叉车的哪个位置跌落到地面上的?
 H:(亨先生指着照片上叉车驾驶座门前的踏板)我就是在刚踏上这个踏板时,就跌落下去了。
 A:请求法庭记录,亨先生先生指出他是从叉车的驾驶座门前踏板上跌落到地面的。同时我们请求法
庭将该照片作为证据12编入证据目录。 我希望提醒法庭注意,该证据12 的叉车型号与雇主方提交
的证据编号23XXX文档里面提到的亨先生先生在2010年发生工伤时将要操作的叉车型号一致。
….. …..
在庭审中,A律师首先成功的让法庭注意到亨先生在2010年的受伤不但是由于右
肩的突然拉扯,还包括在已经受伤的情况下从近3米的高度跌落下来造成的二次
伤害。而对于这样严重的伤害,当时的雇主并没有采取适当的处理措施,比如
不要移动亨先生,叫救护车等;而是在亨先生反对的情况下,让工厂同事拖动
亨先生并将亨先生送上出租汽车。这些不符合救助规则的做法,都直接或间接的
导致伤情的更加严重。而且工厂叫的出租车将亨先生送到了一个当地的一个小医
院,该医院由于设备和人员有限,只是简单的做了一个X光检查,断定亨先生没
有骨折,其他的超声(ultrasound)或者MRI(核磁共振)检查都没有进行!因
此根本不能完整的反映亨先生实际的伤情状况。亨先生实际的伤情情况根据发生事
故的现场可以合理的推断出远远不是休息一周就可以完全治愈的。而亨先生没有
后续医疗治疗记录的事实,反而证明了该伤情从此以后并没有得到合适的后续

治疗。

其次,A律师还发现在亨先生准备回去上班时,他的原雇主当时要求A律师提供一
份医生的证明来证明他可以回工厂上班。亨先生当时就去了原雇主指定的X医生
那里进行了检查,并提交了可以返回工作的证明。A律师注意到该X医生提交的
证明虽然说明亨先生可以回来上班,但也同时注明亨先生无法完成将右臂抬起超
过头部,或者用右臂推拉和抬起较重的物品的工作。这点,也充分证明了亨先生
的右肩损伤并不是到他回去上班前就已经完全恢复了,而是还在持续之中
。亨先生的原雇主随后调整了亨先生的工作岗位为不需要举起重物的点货员也佐
证了这点。
第三,A律师向法庭证明了,并非亨先生无法提供任何证据证明他曾向雇主或者
同事陈述或抱怨、投诉过他的右肩伤痛;事实上一直有证人证明亨先生在回到工
作岗位后持续的抱怨他的右肩问题导致他使用右臂时要非常的小心谨慎。这个
证人就是– –
亨先生自己!!!
同时,A律师庭审中,针对证据的考量规则也提出了自己的法律意见。A律师指
出,根据已有判例DECISION NO. 280/91 Wright v. Atkins 案件,仲裁员E.
Newman, S.J. Sutherland, R.J. Lebert.在该案例中确认了一个原则,该原则应用到亨先生先生的案子就
是:判断2008年的右肩工伤与2010年的左肩损伤是否有因果关系的标准应该是
适用考量前者对于后者是否有重大贡献,而非唯一贡献的原则。A律师特别指出
,这里所谓的“适用于对因果关系问题作出重大贡献的考验标准”并非是指前
者对于后者的形成是一个唯一的因素,而是指前者对于后者形成具有相当大的
影响或重要性。换言之,亨先生并不需要证明2008年的右肩工伤是2010年的左肩
损伤形成的唯一因素,而只需要证明前者是后者形成的一个重要因素即可。
A律师还特意着重提醒仲裁庭的法官注意,依据根据WSIA法规,在类似的案件中
,应该是适用民事案件的证据平衡原则(balance of probabilities)。证据
平衡原则就是指法庭的裁决只需要倾向于证明力相对来说更强的一方即可,而
不需要像刑事案件要求的排除所有合理怀疑的原则。同时,根据WSIA法规第

124(2)条的规定,如果由于上诉双方对于争议问题的证据证明力大致相等时
,法庭应采取倾向于支持申请人的原则。

最终,仲裁庭的法官被A律师的观点所说服,做出了以下裁决:
1-同意亨先生的上诉请求;
2-认定亨先生先生2012年7月的右肩损伤与2010年的工伤事故有关,同时认定
亨先生先生就该右肩损伤进行的一切诊断,治疗等行为,包括2013年和2014年的
手术获得补偿;
3-认定亨先生先生的右肩损伤为永久性伤害,因此授予亨先生先生Non-Economic
Loss(非经济损失)福利,具体补偿金额以仲裁庭安排的评估结果为准。
普法小文斗
Non-Economic Loss (NEL)benefit非经济损失福利:是安省职业安全及保险仲裁庭赋予因工伤或职业病
而导致永久性损伤的工作者的金钱补偿,用于补偿工作者因工伤而带来的身体上,功能上以及心理上的损
失。该福利支付的金额是根据法律规定的基础金额乘以损害等级来计算。举例说,一个45岁受伤的工作者
如果被评估为100%的伤残等级,那么2016年的补偿金额为:$58,510.16。如果想了解详情或想知道亨先生
最终可能得到的NEL福利补偿具体金额,请八卦党们关注并进入本公众号的历史消息,查看”NEL(Non-
Economic Loss非经济损失)福利到底是什么?” 一文。
这样,根据安省职业安全及保险局(Workplace Safety and Insurance board)上诉庭的本项裁决
,亨先生 终于得到了他应得的补偿。

漫漫北美维权路,亨先生的故事,希望在北美打工的你引以为鉴(上)

漫漫北美维权路,亨先生 的故事,希望在北美打工的你引以为鉴(上)
亨先生是典型的北方汉子,身材虽然不高大,但也曾是拳头上立得人,胳膊上
走得马,人面上行得人的一条壮汉。来加后不久就经朋友推荐到了一家著名的
饼干厂仓库上班了,这一干,就是6年。
这正是: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浪迹天涯无归处,他乡奋斗整六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在2010年9月30日一个阴雨霏霏的早晨,他刚赶到工作
地点,还没有来得及喝口咖啡,就被经理要求将仓库里面的饼干箱用叉车搬到
外面的货车上。亨先生那天感到浑身酸痛,不舒服,但是他还是决定坚持去工
作。当他抬起右臂抓住叉车旁的梯子把手,使劲爬上叉车的一刹那,他的右肩
膀感到一阵撕裂的疼痛。他当时就跌落到地上,经理赶紧叫同事开车将他送到
医院,医院的诊断结果为右侧背阔肌背部拉伤,同时右侧肩胛骨也受到损伤。
所谓“家庭兴旺,丈夫有责”。亨先生 随后在家休息了一周,虽然并没有完全恢复
,但是看着家里妻儿老小,他还是决定早点回去上班。
上班后,经教会里面的朋友介绍和帮忙,他向安省职业安全及保险局申请了工
伤认定和福利申请。不久,安省职业安全及保险局通知他已经认定他为工伤,
并将他在家休息的一周期间的福利补贴(相当于他工资收入)支付给了他。同
时,等亨先生回到单位后,单位也考虑到他右肩膀受过伤,给他调整了工作岗
位。
可是好运气常常在人们还未察觉它的时候就过去了。

——〔西班牙〕塞万提斯:《堂·吉诃德》
故事似乎到这里已经圆满结束了。但是,实际上,故事到这里才刚刚开始。
2011年 11月 ,由于经济原因,亨先生和很多工人一道被遣散回家(Laid
off)。亨先生随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
2012年5月30日,他的左肩被家庭医生诊断出左肩肌肉受损,需要进行肩袖修
复手术。
2012年7月2日,他的右肩再次被诊断为中度慢性肩周炎以及右肩上棘肌腱撕裂
,需要尽快进行手术。

由于无法承担昂贵的手术费用,在咨询了律师朋友后,2013年2月14日,亨先生
再次向安省职业安全及保险局递交了工伤认定及福利的申请。不过这次他是要
求对2012年的右肩损伤进行工伤认定。
在申请中,亨先生向安省职业安全及保险局的Case worker(工作人员)提到他
2012年7月右肩的再次撕裂与2010年的受伤有关,因为他那次受伤后一直都没
有完全恢复。同时,由于2012年5月左肩膀受伤,因此他在工作中左肩膀不敢

过分用力,因此平时会下意识的多使用右手。结果导致他的右肩越来越疼,直
至被诊断出肌腱撕裂。
安省职业安全及保险局要求亨先生提交了2010年9月份的医生报告,以及2012
年的相关医疗报告。在调查中,安省职业安全及保险局发现2010年9月份的医
生报告里面并没有提到亨先生的右肩损伤需要后续的治疗,而且亨先生也没有后
续看病或者治疗的医疗记录。
最终,安省职业安全及保险局认为亨先生2012年的右肩损伤和2010年的事故无
关,因此拒绝了亨先生工伤福利的申请。
亨先生怒了!没见这么欺负人的。欺负我们英语不好怎么得。我请个律师跟你
们玩。
亨先生特意去网上,报纸上搜索了一圈,找了个著名的西人律师,号称是专做
工伤申请的。虽然收费比较贵,但是亨先生认为值得,唯一有点不爽的是,除
了第一次和这位著名西人大律师握了一下手,后面每次去都是他的华人助理接
待亨先生。直到案件结束,西人大律师再也没有露过面。至于为什么不请华人律
师。华人圈子,都
在新的西人律师的华人助理的帮助下,亨先生决定向安省职业安全及保险局的
上诉处Appeals Resolution Officer (ARO)进行上诉。
亨先生这次聘请的律师让他准备了大量的材料,包括各种各样的医生报告和他
的全部的医疗历史记录等,不管有用没用的,搜集了整整三个纸箱,然后一股
脑全部提交给了上诉处。律师助理说这叫FUD战术,心理战,具体亨先生也是
不懂,只是虽然我不懂,但是听上去好高端,好洋气,好上档次的感觉!感觉
花的律师费似乎挺值得,这个律师好像很有办法。西人律师就是棒哒哒。

同时,西人律师助理还帮亨先生向上诉处递交了要求书面听证的申请,据说这
样可以节约时间(虽然亨先生现在除了时间不缺,什么都缺)不用出庭,也避
免口头听证中可能出现的不利局面。同时律师助理还起草好了法律意见,并让
西人律师签字后快递给了上诉处,也抄送给了亨先生一份。在法律意见中
,亨先生的律师提出,虽然在2010年9月到2012年之间缺乏右肩的医疗记录,
但是亨先生的确向同事们抱怨过他的右肩一直有问题,直到2011年亨先生被解雇
。另外,在这期间,亨先生的右肩并没有新的事故发生,因此亨先生的右肩问题
很明显是原先损伤的延续。
拿着漂亮的英文法律意见,亨先生信心满满的回家等待上诉改判。
上诉处同时通知了亨先生的原雇主(饼干厂)针对亨先生的上诉发表意见。原雇
主提交的意见认为亨先生2012年新诊断出来的右肩损伤和2010年的工伤是缺乏
关联性的。原雇主注意到在亨先生提交的那三箱子的医疗报告里面显示亨先生在
10年前就曾做过左肩的手术(非工伤),而且 亨先生是在左肩手术之后才开始
抱怨右肩的各种不适的。因此原雇主甚至进一步提出,亨先生在2010年的右肩
受伤应该是与他原来左肩的受伤相关,他们认为亨先生当时在2010年申请工伤
时没有如实陈述他曾做过左肩手术的事实,因此雇主认为他原来右肩的工伤补
助是overcompensated(过度补偿)了。不但亨先生新的工伤申请不应该被认
定,2010年已经发放的工伤福利补助也应该要求亨先生部分返还!

上诉处的官员经过仔细考量,认为并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2012年的左肩损伤与
2010年的右肩工伤有关,不但亨先生无法提供2010年10月到2012年之间有关右
肩继续治疗的医疗记录,而且亨先生也无法提供任何其他证据证明他曾向雇主
或者同事陈述或抱怨、投诉过他的右肩伤痛,因此拒绝了亨先生的上诉请求。
亨先生的律师收到上诉处的通知后转交给了亨先生,并告诉他,继续上诉胜诉的
可能性并不大。到此,似乎亨先生只能放弃诉求,自叹倒霉了。
雪上加霜的是,在案件进行的过程中,亨先生的右肩肩伤进一步加重,2013年
到2014年, 亨先生不得不连续做了两次右肩的手术,手术过后,医生告诉
亨先生,他的右肩的损伤已经是永久性的,他的右肩终身将无法抬起超过10kg的
物品,并且会有间断性的疼痛伴随他终身,他需要长期服用特效的止疼药。
因此亨先生几乎没法找到新的工作,没有收入来源,加之所有的积蓄都已经用
于手术治疗和打官司中,好好的一条北方壮汉,被生活的压力和身体的病痛折
磨的形销骨立。
这正是,“春光早退,美景易逝,好梦从来最易醒。夜长愁多,思苦无眠,衣
薄骨立惹秋寒”

留学生小常识一– -留学生可以申请OHIP健康卡吗?

作为旅居异国他乡,头疼脑热总是难免,但是看医生好贵啊,难道我们只能靠
自强不医,坚决不生病吗?
难道我们就只能买昂贵的旅游或者学生保险吗?既然,我们留学生都已经被视
为等同于税务居民进行报税了,为何我们就不能申请安省居民的医疗保险
(OHIP)呢?留学生难道就不是人吗?
答案其实是,可以的,在安省,作为国际留学生,只要你满足以下条件就可以
申请健康卡(OHIP卡)了;
1-你在一年内居住在安省满153天;
2-在你第一天开始在安省居住之日开始的183天之内,你实际住满153天;
3-将安省作为你的主要住所;
4-同时,如果你满意以下条件之一:
1)你已经申请了永久居民,并且被确认你符合申请的条
件,并没有被拒绝;
2)你拥有合法有效的工作许可,同时你在安省有一份
全职的工作,可以工作至少6个月以上,(在此情况下,你的配偶和子女也可以
同时申请)
那么如何申请呢:
你需要带以下材料去附近的Service Ontario 中心(注意不是Service Canada
哦),而且只能本人亲自去:
填写完整的申请表格;
三个单独的原始文件:
一个用来证明你的符合OHIP的状态的文件,比如你的工作许可证和雇主
证明信(至少雇佣6个月以上);
一个可以用来证明你的居住状态的文件,比如有你住址的
安省驾照或者报税证明;
一个可以用来证明你身份证明的文件,比如银行信用卡或者
护照等

国际留学生报税身份指南,流泪读完!

如果你是在加拿大的国际留学生,不管是读书,购房,你都涉及到可能需要报
税的问题,尤其是买卖房屋,是一定会涉及报税问题的。那么这里面有什么讲
究呢?
首先,你要确定你的报税身份状态。这里的报税身份状态也就是你的报税居民
状态。小编问了身边的几位国际留学生朋友,有的以为只要是人在加拿大自然
就可以按照加拿大居民来报税;有的认为我又不是加拿大人,是中国人,自然
应该按照非加拿大居民来报税。这些想法,都是不对的,并不是,只要人住在
加拿大自然就算加拿大居民,也不是,只要是外国人,就一定要按照非加拿大
居民来报税。报税身份不搞清楚,会吃亏哦,比如说,如果你在加拿大买卖房
屋交易时,可能会被加拿大税务局收取一大笔税费,而欲哭无泪哦。
按照加拿大税务局的规定,国际留学生在加拿大留学期间会被视为下列四种状
态之一:
1-税务居民;
2-非税务居民
3-视为税务居民;
4-视为非税务居民。
在分析作为留学生的你是属于以上何种居住状态前,我们先要解释一下一个名
词叫“residential ties”(居住关系纽带);这个residential ties是加拿
大税务局用来评估你属于以上四种居住状态中哪种的关键评估指标。这个
residential ties包括以下评估内容:
判断你是否已经建立显著(Significant)关系的指标是:
1)你是否有房屋在加拿大;
2)你的配偶或者亲属是否来到加拿大与你同住;
上面两个是刚性指标,一旦满足,即可被判定为建立了重大纽带关系。其他可
能被加拿大税务局用于判别是否建立重大纽带关系的指标有:
1)你在加拿大的其他财产:包括汽车或者家具等;
2)你在加拿大的其他社会关系:包括你参加的俱乐部成员,宗教团体或者其他
会员;
3)其他可能相关的内容;比如你有加拿大驾照,加拿大银行账户,加拿大政府
健康保险等。
由于可考虑的内容很多很宽泛,因此,通常来说,在加拿大税务局看来,很多
国际留学生都已经建立了显著的residential ties。
如果你被税务局认定为建立了显著居住关系纽带Significant residential
ties,那么你就会被视为事实居民,即属于税务居民状态。
如果你被税务局判定为没有建立显著居住关系纽带,同时,你在加拿大居住的
天数在一年内少于183天,那么你会被认为是非税务居民状态;
如果你被税务局判定为没有建立显著居住关系纽带,但你在加拿大居留的天数
在一年内达到或者超过183天,同时依据你祖国(比如中国)与加拿大政府签署
的双边国际税务协议,你没有被你祖国视为是居民的,那么你就会被认定为视
为税务居民状态;
如果,虽然你被加拿大税务局认定为建立了显著居住关系纽带,但是同时依据
另外一国(比如中国,比如美国)与加拿大政府签署的双边国际税务协议,你
被该国视为是居民的,那么你可能可以被认定为视为非税务居民状态。

哎呀,呜哩哇啦说来这么多,脑袋都昏了,这到底和我们留学生买卖房子都什
么关系嘛!小编是不是在骗字数啊。别急,别急,马上转入正题。
在加拿大的税制下,你在加拿大的纳税义务取决于你的居住状态。如果你是税
务居民,你就要为你从全球范围,包括中国所取得的收入向加拿大纳税;如果你
是非税务居民,你只需要为你从加拿大所取得的(特定)收入向加拿大纳税(或被
扣税),在其他国家的收入不需要在加拿大申报,而无需为你从加拿大以外,比
如中国所取得的收入向加拿大纳税。
(这里强插一点,关于太空人的税务问题:有不少人因为不适应移民生活或者
工作需要,长期在国内工作,只有妻子和孩子在加拿大生活。甚至有的已经失
去了枫叶卡,来加拿大时用访问签证出入,所以想当然认为自己不是税务居民
。这种想法是错误的。税务局在考察主要显著居住联系时,首先了解的就是家
庭住所,不管是租的还是买的,只要是此人能合法居住的地方,就属于住所。
由于在妻子名下的房屋是“太空人”可以合法居住的,因此属于“太空人”的
“住所”。再加上配偶乃至孩子都住在加拿大,显著居住关系的刚性要求都符
合,自然会被归为“税务居民”。因此,“太空人”仍然会被认为是税务居民
,尽管他们在国内已交过税,但在加拿大还必须再次补缴税。)
这样看来,成为非税务居民对留学生似乎没有什么太大吸引力,除非父母在国
内的收入由于某些特殊原因,均借用你的名义在收取。
反而,对于“税务居民”或者视为税务居民的留学生们,可以在报税时享有学
费等的税务减免额(如果你本年没有什么收入,你还可以将今年花费的部分学
费留到将来有收入时进行抵扣),还可以像当地居民一样享有GST退税及加拿大
各省的各项税务优惠等。
留学生在加拿大买房是否需要交税呢,如果是投资房,卖出都需要就增值部分
交税,不需要再讨论,如果是自住房,是否交税就主要取决于留学生的居留状
况啊,就是我们前面详细说明的四种情形,税务居民,非税务居民,视同税务
居民和视同非税务居民。如果您被认定为加拿大的税务居民或视同税务居民,
如果房子符合主要住所的条件,这个房子的增值就是免税的,如果被认定为非
税务居民或视同非税务居民,卖房时候增值部分就需要交税了。
看到这里,大家,尤其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们,先别高兴,以为自己肯定
已经属于那免税的税务居民或者视同税务居民了。原因是我们伟大的祖国,实
在舍不得大家,已经提前为大家埋下了伏笔。加拿大政府和中国政府在1986年
签订了双边税务协议,按照该协议,如果留学生与中国有居住联系,即使与加
拿大建立了显著居住联系而成为事实上的税务居民,也可能被认为是视同非税
务居民(Deemed non-resident)。(到底是该☹还是该��呢?)
《加中税务协定》的原则是,如果在中国的收入已经在所在国合法纳税,在加
拿大是可以免税的,反之亦然。该税务协定在条款的第4条来确定当一个居民被
他的原居住国中国和移居后的居住国加拿大都认定为税务居民时,可以利用协
议中的“切断关系条例”(Tie Breaking Rules)来确定该居民的税务归属,
以避免被两国双重征税。根据中国与加拿大签订的税务协定,可分为四个层面
来判定该居民的税务归属。

第一个层面是看该居民在哪国有永久性的家。如果在中国有永久性的家, 则为
中国税务居民,在加拿大就是视同非税务居民(Deemed non resident)。很显
然多数以留学身份在加拿大学习的中国学生在中国有永久性的家,在加拿大只
是拥有临时性的家,因此,即使你每年居住满183天,也可能自然而然被看成视
同非税务居民。
如果留学生在加拿大购房后,声称自己在加拿大拥有永久性的家,是否就是税
务居民呢?这个时候要做第二个层面的判别,若该留学生在中国及加拿大两边
都有永久性的家,就要看该留学生的切身利益中心在哪个国家,即看该留学生
的个人及经济关系离哪个国家更近,哪边的关系更紧密,就算是哪一边的税务
居民。通常留学生在加拿大不能工作,经济上依赖于国内的父母,经济关系离
中国更近,按照这一条来判定,很可能还是被认定为非税务居民。如果留学生
在加拿大名下有父母赠与的大量资产,有投资性收入,不依赖于父母,或与加
拿大居民结婚,经济关系离加拿大更近,就可能被认定为加拿大税务居民。

如果留学生的经济关系与两国都紧密,不能判定离哪国更近,就要根据第三个
层面来判别,即看该留学生在哪一个国家拥有习惯性的,经常性的居所。通常
在哪一边居住时间旧一些,就可以判定习惯性的居所在哪一边。如果在加拿大
购房,在加拿大居住超过183天,按照这一层面的判定,是可能被当成加拿大税
务居民对待的。如果该留学生在中加两国住的时间几乎一样久,通过第三个层
面还不能界定,则要通过第四个层面的判定,看所持的是中国护照还是加拿大
护照。留学生持有中国护照,可能被当成加拿大税务非税务居民对待。

即使按照上面的协议条款来判定,在许多情况下要确认留学生是居民还是非居
民身份还是非常复杂和模糊的,如果对自己身份判定把握不准,最好交给税局
来判定。要让税局来确定自己是否税务居民身份。你可以直接填表去问加拿大
税务局,你可以去加拿大税务局的网站上填写Form NR74, Determination of
Residency Status (Entering Canada) 或者Form NR73, Determinationof
Residency Status (Leaving Canada),然后同时附上相关的材料寄送给税务局
,他们就可以回信告诉你他们对你的状态的认定了。